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
登陆】【注册
欢迎登陆本网站!
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院务公开 >
军医儿子为牺牲战友照顾其家人七年
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0 09:44   来源:未知
  六日,端午节前一天,刚在科室完成交班,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神经内科的孟召友医生就拎上一盒粽子,叫上科室两位同事,一同前往重庆沙坪坝区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,探望那位让他心心念念的“田妈妈”。
 
  这位让孟召友心心念念的老人名叫田伯芬,今年86岁。七年前,还在第三军医大学读书的孟召友由于一位山东老乡而与“田妈妈”结缘,而这一次结缘让“田妈妈”也收获了上百个来自天南海北的“兵儿子”、“兵女儿”。
 
  “田妈妈”有四个儿子,三人从军,其中最小的儿子何田忠40年前在一次边境作战中荣耀牺牲,荣立二等功,时年21岁。由于打击太大,和何田忠关系最好的二哥也因而肉体失常。固然小儿子为国牺牲,二儿子也丧失劳动才能,田妈妈老两口30年来却不等不靠,依托两人的退休生活费抚育没有劳动才能的二儿子。
 
  孟召友回想到,那还是2012年家乡的一位企业家理解到“田妈妈”的状况,专程来到重庆登门访问,几经周折联络到他,请他领路一同前往。
 
  从那以后,孟召友便把“田妈妈”一家人当作了本人的家人来照顾,逢年过节、周末假日,他都会抽空到“田妈妈”家里探望。还依据老人家的病情需求为老人和二哥开药调理身体,转眼光阴就过去了七年。
 
  孟召友说到:“我是一名军医,‘田妈妈’把三个儿子都送到了部队,最小的儿子也为捍卫祖国牺牲在了战场,作为烈士的一位战友,我们有义务帮他照顾好父母和家人。”
 
  6日上午9:30,刚来到“田妈妈”家楼下就碰见社区工作人员来接她到左近的莲光小学参与“英雄妈妈进课堂”的主题班会。
 
  刚见面,“田妈妈”就用爽朗的笑声和热情的招呼声感染了每一个人,她热情地拉着孟召友的手,就像本人儿子一样,叫上一同去参与活动。一路上跟老人攀谈,肉体矍铄的她笑容起来显露一口安康的牙齿,一边像关怀子女一样问候着我们,一边讲述她本人的阅历。
 
  “田妈妈”和老伴何良英年轻时都曾是工厂的普通工人,在那个物质极端匮乏的年代,两人困难抚育了四个儿子,七十年代初老大和老三陆续入伍从军,二儿子和刚刚15岁的小儿子何田忠则到了母亲所在的工厂打零工,固然是暂时工,收入很少,但何田忠还是经常把省下来的粮票补助家用,这令他们夫妻俩非常欣喜。1978年,20岁的何田忠也受两个哥哥影响从军入伍……
 
  讲到这里“田妈妈”来到了莲光小学,走进了40多个小学生中间,同窗们为“田妈妈”寄上了鲜红的红领巾,“田妈妈”依照“端午传家训”的主题又把本人孩子的故事讲给了同窗们。
 
  恰巧的是,“田妈妈”四个孩子中有三个都是从莲光小学毕业,作为50多年前的学生家长,“田妈妈”先是向孩子们讲了端午节的来历,又分离本人的亲身阅历,讲了将孩子送往部队保家卫国的故事,鼓励每一位少先队员珍惜反动先辈为大家发明的幸福美妙生活,要爱党、爱国、爱家、爱人民。
 
  10:20,在主题班会活动后,“田妈妈”又紧紧拽着孟召友的手回到家楼下院坝,参与到社区组织的端午节活动中。
 
  在这里,“田妈妈”同邻居们与社区幼儿园的小朋友一道包起了粽子,孟召友也在“田妈妈”招呼下很快与邻居们打成了一片,“田妈妈”也很热情地向邻居们引见这个令他打动的“军医儿子”。
 
  “小孟,真成了我的‘家庭医生’了!”谈起孟医生,“田妈妈”眼里流显露道不尽的感谢和关爱,“上次知道我生病了,他刚刚连到做完三台手术,连续24小时没休息,一下手术台晓得我病了,就赶忙跑过来看我。”
 
  每个月,不论多忙,孟召友都得去一趟“田妈妈”家,为她送去当月的药品,去年生病出院后,田妈妈需求长期服用一些疏浚血管的药物。
 
  “我不想总是费事小孟,他工作那么忙还来为我奔走”,田妈妈悄然叫二儿媳妇拿着药盒去四周的药方讯问购置,却被告知都是处方药物,外面的药店并没有出卖。
 
  在7年的时间里,孟召友从一名军医学员到新桥医院神经内科的一名临床军医,他发挥着职业“专长”,为“田妈妈”的身体安康保驾护航,而“田妈妈”也像心疼儿子一样心疼孟召友。
 
  每年春节,孟召友都会收到“田妈妈”亲手做的腊味,那是“母亲”的滋味。就在今年清明节前,他还收到了“田妈妈”亲手绣的清明上河图。这幅刺绣有1米多长,“田妈妈”断断续续绣了一年多,一针一线里,全是言语无法表达的爱意。
 
  去年11月,孟召友及陆军军医大学的同窗萌发了为“田妈妈”庆贺85岁华诞的想法。
 
  临近华诞,一通电话可让孟召友疑惑了。
 
  “你们不要来给我过华诞,我不在家。”“田妈妈”在电话里强调不要费事了。
 
  “说好了的哦,‘田妈妈’,人都组织好了。”孟召友为暂时变卦有点“郁闷”。
 
  “哎呀,不要来嘛,我不在家,到短命走亲戚啦。”“田妈妈”支支吾吾撒了个谎。
 
  后来,经过多方探听,孟召友才晓得是“田妈妈”生病住院了,她扯谎是为了激进这个“机密”,怕“兵儿子”“干女儿”们担忧。
 
  得知音讯的孟召友赶紧到“田妈妈”住院的医院,与医生磋商她的诊治计划,到了“田妈妈”华诞这一天,孟召友和同事、战友们给了老人家一个惊喜——在医院为她庆贺华诞。


  当看见满屋子的官兵和医务人员,当蛋糕车缓缓进屋,当华诞歌唱响,“田妈妈”被深深打动,百感交集,几度呜咽。
 
  老人好心的“谎话”被拆穿,她既责怪又欣喜。她责怪这群孩子不听话,责怪本人为他人添了费事;她欣喜有生之年能有这么多“儿女”陪着过华诞,吃蛋糕,吹蜡烛许愿。
 
  为了留住那一刻宝贵的一瞬,“田妈妈”把那天的与“儿女”们的合影冲洗了一张大照片挂在了家里进门就能看见的墙上,在那张合影里,“田妈妈”脸上弥漫的笑感染着身边人。
 
  11:30繁忙了一个上午的“田妈妈”拉着本人的“军医儿子”回家过节。
 
  走进这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房子,一切的装饰都显得陈旧,唯有一面墙特别“亮眼”。
 
  墙上正中间“青春无悔”、“无悔生命”两条字幅夹拥着“荣誉”、“青春”四个大字,四周蜂拥着十余个相框,里面分别是“捍卫边防”的牌匾、烈士证明书、荣誉证书,与孟召友等“儿女”们的华诞留影,以及一些与军营有关的照片。
 
  中午,又到了“田妈妈”惯例吃药的时间,这时孟召友关切地讯问田妈妈近来的安康情况:“那个降压药怎样吃的呢?吃了血压控制如何?家里药还有几?……”又一边请一道前往的护士为“田妈妈”量血压,就像多日未归的儿子一样关怀着老人家的身体安康。
 
  “关于‘田妈妈’来说我能做到的仅仅是陪伴,而关于我来说‘田妈妈’给我的教育更是让我收获颇丰!”孟召友一边感慨“田妈妈”对本人的影响。
 
  去年底,就在田妈妈出院后不久,何爸爸却突发疾病逝世了。他留下了一份特殊的遗言,这份遗言也被田妈妈记在了她的小本本上。
 
  遗言里这样写道:“我俩(夫妻)都是老党员,一辈子感激党的培育。我死了,不给党组织提任何请求。一是再向组织交最后一次党费;二是把儿子何田忠牺牲前的照片和烈士证照片放到我的骨灰盒里;三是不要亲朋好友及社会好意人的任何慰劳;四是再去云南屏边烈士陵园祭奠儿子的时分,带上我的一份遗物……”
 
  
审核:   责编:peili